《华尔街日报》:投资大鳄查理·芒格的多面性生活

华尔街 投资 查理 芒格 2023-11-29 69

摘要:原文来源:华尔街日报原文编译:比推 BitpushNews Mary Liu没有一个如此盛名的商业伙伴比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更擅长扮演“副手”角色。沃伦·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 六十年来最...

原文来源:华尔街日报

原文编译:比推 BitpushNews Mary Liu

没有一个如此盛名的商业伙伴比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更擅长扮演“副手”角色。

沃伦·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 六十年来最亲密的朋友和顾问、亿万富翁、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副主席芒格周二在加州一家医院安详的离去,享年 99 岁。

在公开场合,尤其是在伯克希尔年度会议的数万名与会者面前,芒格把麦克风和聚光灯交给董事长巴菲特。芒格经常用嘶哑的声音说:“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

而私下里,巴菲特经常听从芒格的意见。

芒格改变了巴菲特

1971 年,芒格说服他以相当于巧克力店净值三倍的价格收购 See’s 糖果店——巴菲特后来回忆道,这是一个“高价”,远远高于他习惯为企业支付的价格。

在未来几十年里,See's 将继续为伯克希尔带来约 20 亿美元的累计收益。

正如巴菲特在 2015 年所写的那样,“这次收购结束了我对‘cigar-butt’投资的追求——以‘便宜’的价格购买平庸的公司——并让我开始追求以[合理]价格出售的出色企业。” 他补充道,“查理多年来一直在敦促我学习这门课程,但我学得很慢。”

巴菲特称芒格为“abominable no-man”,因为他拒绝潜在的投资,其中包括一些巴菲特原本可能进行的投资。但对工程和技术着迷的芒格也促使对技术恐惧的巴菲特对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和以色列机床制造商伊斯卡下了大注。

芒格本身就是一位出色的投资者。他于 1962 年开始管理投资合伙企业。从那时起到 1969 年,标准普尔 500 指数平均每年上涨 5.6% 。巴菲特的合伙企业平均年回报率为 24.3% 。芒格的表现甚至更好,平均年化收益为 24.4% 。

1975 年,就在他加入伯克希尔担任副董事长之前不久,芒格关闭了他的合伙企业。在 14 年的历史中,他的投资组合平均每年上涨 19.8% ;标准普尔 500 指数仅增长 5.2% 。

长期以来,这两个人的投资方式不同。巴菲特在他的导师本杰明·格雷厄姆的影响下,几乎会收购任何企业,即使它濒临破产,只要它够便宜。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就是“cigar-butt”投资理念的成果之一,巴菲特 1965 年收购该公司时,该公司还是一家破旧的纺织品制造商。

当巴菲特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转变为一家涵盖保险的多元化控股公司时,他一直在寻找价格低廉的平庸企业。相反,芒格专注于价格可接受的大企业,认为它们未来产生现金的能力足以补偿预先支付的溢价。

经过多年的讨论,芒格说服了他的合伙人做出改变。

巴菲特在 1988 年说道:“查理极大地影响了我,天啊,如果我只听本(格雷厄姆)的话,我大概会变得更穷?”

2015 年,巴菲特写道,芒格教会了他:“忘记你所知道的以极好的价格购买业绩平平的企业;相反,以公平的价格购买优秀的企业。”

巴菲特补充道,伯克希尔“是按照查理的蓝图建造的”。

早年的人生

查尔斯·托马斯·芒格 (Charles Thomas Munger) 1924 年元旦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他的母亲弗洛伦斯是一位家庭主妇和狂热的阅读爱好者。

芒格在密歇根大学主修数学,二战期间离开学校加入美国陆军航空队。军方先是派芒格到新墨西哥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学习热力学和气象学,然后将他派往阿拉斯加诺姆的一个空军基地,在那里担任天气预报员。

战后,芒格说服哈佛法学院的一位院长录取没有大学学位的他,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在定居南加州之前,他考虑加入父亲在奥马哈的诊所。他和几位合伙人最终于 1962 年开设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如今,这家名为 Munger, Tolles & Olson 的公司拥有大约 200 名律师。

他与 Nancy Huggins 的第一次婚姻以离婚告终。1956 年,芒格与第二任妻子 Nancy Barry Borthwick 结婚,她于 2010 年去世。他们育有四个孩子,其中两个是芒格前一段婚姻所生。

芒格的人生也经历过大悲: 1955 年,他 9 岁的儿子 Teddy 死于白血病。

芒格曾回忆起自己在 Pasadena 的街道上绝望的踱步:“我一点一点地失去了一个孩子”。六十多年过去了,想起失去儿子的痛苦,他仍会哽咽。

1978 年,一位外科医生在一次白内障手术中出现失误,导致芒格的一只眼睛失明,他不得不接受手术摘除。但他没有责怪医生,并指出 5% 的此类手术会出现并发症。对他来说,一如既往,最重要的是数字。

芒格自学了盲文,然后发现到他的视力仍然足以阅读。

到 90 岁出头,他依旧能自己开车,这常常让朋友和家人感到惊愕。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经营者两人于 1959 年相识,当时芒格已经搬到了洛杉矶,去他的家乡参加了一场晚宴,巴菲特也参加了晚宴。

他们已经知道彼此的名字:芒格小时候在巴菲特祖父的杂货店工作。巴菲特合伙企业的第一批投资者之一给了他钱,因为他说,“你让我想起了查理·芒格。”

巴菲特的第一任妻子 Susan 在 1998 年回忆起那次晚餐时说道:“我认为沃伦觉得查理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查理也觉得沃伦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他们一拍即合,不久就形影不离,经常一天通几次电话。

一张 20 世纪 80 年代佐治亚州萨凡纳之旅的照片抓拍到了这两位投资者的长相惊人地相似:说话和迈步步调一致,都穿着卡其裤和开领蓝色正装衬衫。从身高到发际线,从眼镜框到衣服上的褶皱,一切似乎都很相配。

幽默的投资大鳄

芒格心目中的英雄是本杰明·富兰克林,他钦佩他的好奇心、独创性和智慧。芒格自己的常识、尖锐的幽默、耿直和对传统智慧的不屑一顾使他成为投资者中的名人。

在伯克希尔年度会议的问答环节中,当巴菲特发表长篇大论时,芒格通常保持沉默。了解他的投资者知道芒格即将展示他的风趣。

在 2000 年伯克希尔的年会上,一位股东询问互联网股票的投机行为会对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巴菲特用近 550 字作了回答。

芒格则用一句话概括道:“就算你把葡萄干和粪便混合,它们仍然是粪便啊”。

当一位股东在 2004 年的会议上询问伯克希尔如何设定高管薪酬时,巴菲特侃侃而谈了五分钟多,芒格慢条斯理地说:“好吧,我宁愿把毒蛇扔进衬衫里,也不愿聘请薪酬顾问。”

芒格在 2023 年 99 岁时为《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美国政府禁止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他写道,加密货币是“一种接近 100% 的赌博合约”。 此前,他曾将比特币描述为“败类活动”和“老鼠药”。

健谈、惊人耐力

芒格简洁的形象只是他为了避免抢巴菲特风头而伪装出来的。当芒格不与伯克希尔董事长一起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时,他就变得很健谈。在与朋友和家人的定期午餐和晚餐,以及在他主持的一家小型媒体公司《每日日报》的年会上,他能侃侃而谈几个小时。

正如许多朋友指出的那样,如果他停下来喝了一口水,而其他人开始说话,芒格会傲娇地举起食指,以防止对方在他喝完水之前插话。

他的耐力也非同寻常。

2019 年,芒格 95 岁高龄,下午 6 点,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出现在他位于洛杉矶的家里,他几乎不停地聊到接近午夜。晚上 10 点以后,有好几次,其中一名或两名记者犹豫不决地起身准备离开;芒格示意他们坐下。

2023 年 8 月, 99 岁的芒格坚持与他的大家庭(包括十多个孙子和曾孙)一起前往明尼苏达州,几十年来他们每年都会去钓鱼。

他的朋友、航空航天零部件制造商 Glenair 的董事长 Peter Kaufman 说,当时的芒格“精神上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

芒格满足于自己作为巴菲特脾气暴躁的助手的公众形象,积累了自己的财富。

他向斯坦福大学、洛杉矶 Good Samaritan 医院和计划生育协会等机构捐款。他还是一位业余建筑师,住在他在 20 世纪 50 年代自己设计的房子里。晚年,他开始痴迷于为大学和高中校园设计建筑。

除了投资收益之外,还有狂热的追随者。芒格担任伯克希尔旗下子公司 Wesco Financial 的董事长,该公司的股票一直公开交易,直到其母公司于 2011 年完全收购该公司为止。粉丝们远道而来,有的从中国和印度赶来,聆听他在 Wesco 年会上以及后来的《每日日报》年会上的演讲。

Kaufman 撰写的一本关于芒格的著作选集《Poor Charlie’s Almanack》成为国际畅销书。

芒格从未停止宣扬传统美德,他最喜欢的两个词是勤奋和冷静。

他在 2007 年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他喜欢勤奋,因为“这意味着坐下来,直到你做这件事。” 他经常说,投资成功的关键是数年甚至数十年蛰伏,等待便宜货最终实现时“积极进取”地买入。

他喜欢冷静,因为这反映了他的投资和生活哲学。芒格经常说,每几十年股市就会下跌 50% ,每个投资者都应该能够泰然处之。

芒格在 90 多岁时仍然保持着幽默感,尽管他几乎失明,甚至无法行走,他最爱的妻子 Nancy 早他几年去世。

2016 年左右,一位熟人问他,在漫长的一生中,最感激的人是谁?芒格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第二任妻子的前夫,感谢他让我有机会爱了这个女人 60 年,只是因为我是一个跟他相比没那么糟糕的男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