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衍生协议大盘点:正统和潜力

BTC 协议 盘点 2023-11-06 73

摘要:原文作者:blockpunk(X:@blockpunk 2077)BTC ETF 炒作暴涨的同时,BTC 衍生协议的生态也在快速地发展中。一个协议,只有同时具备炒作的热情,与社区中的正统性,才有可能成为真正有潜力 alpha。在加...

原文作者:blockpunk(X:@blockpunk 2077)

BTC衍生协议大盘点:正统和潜力

BTC ETF 炒作暴涨的同时,BTC 衍生协议的生态也在快速地发展中。

一个协议,只有同时具备炒作的热情,与社区中的正统性,才有可能成为真正有潜力 alpha。

在加密世界中,资金从不是稀缺的,真正的竞争是正统性的竞争。这对寻找 alpha 来说至关重要。

而 BTC 社区又是一个极度保守,信奉去中心化的社区,在 btc wizards 眼中,谁更清真,更符合社区文化,这个协议就更容易成功,毕竟 BTC OG 的买盘和号召力是惊人的。

因此,我们从上述协议的方案入手,去理解不同协议的正统性与优势。

首先,要记住 BTC wizards 的教义:

  • 不能对 BTC 网络本身进行修改和升级,这会让系统变复杂影响所有 BTC 的安全性。

  • 不能对 BTC 区块扩容,这让 BTC 变中心化。

  • not your keys not your coins,自己的 BTC 自己持有,不能交给第三方机构。

在理解这些协议之前,首先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 BTC 的生态突然被价值发现?

这里就需要讲到两个重要技术更新:

  • 首先是 2017 年的隔离见证升级,这相当于将 BTC 的区块数据从 1 MB 扩展到了 4 MB,但该扩展的部分只能用于存储签名。

  • 一直到 2021 年底的 Taproot 升级,隔离见证中首次可以编写高级脚本,BTC 上可以写入复杂数据。

BTC 在可编程性与可扩展性上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一些包含复杂逻辑的协议开始出现,BTC 生态终于开始了下一阶段的里程碑,这是 2023 年的生态大爆发的主要契机。

Ordinals & BRC 20 

ordinals 协议出现彻底点燃了 BTC 生态,它的快速发展也与 Taproot 的采用互相促进。人们可以把 NFT 的数据通过编码后,写入隔离见证扩展的空间(每个区块 4 MB)中。

NFT 的图像本身也被永恒地刻入 BTC 区块中,这比 ETH NFT 更去中心化,不依赖任何的第三方,就可以查看并转移(本质是 UTXO)这个 NFT。

Ordinals 的实现使用了 BTC 的最基本功能,NFT 的转账也完全由 BTC 网络处理,因此非常符合 BTC 原教旨社区的理念。这很快点燃了社区的热情并被快速采用。但由于其艺术品的局限性,发展潜力也非常受限。

很快,新的开发者改进了 Ordinals,模仿 ERC 20 将 Token 的完整功能写入了 BTC 输出脚本,BRC 20 由此诞生。

但 BRC 20 的输出脚本中只存储了数据,无法真的运行 Token 的功能如转账、铸造,因此我们必须借助第三方排序器,在 BTC 链下记录账本,并为脚本刻入新的状态数据。

因此第三方排序器就变成了系统的薄弱点,BRC 20 的转账不在 BTC 主链上执行,必须被拆成两步 BTC 交易执行 ( 即在排序器中先归集再进行转账 ),额外的复杂度让它产生了大量垃圾交易。

因此它并不像 Ordinals 那样能被整个 BTC 社区接受,从诞生起就充满异议。但由于 token 的广泛适用性和更好的流动性,因此被炒作者追捧。

由于正统性不强,没有 BTC 核心社区的支持,BRC 20 及其改进协议不再有重大的创新和玩法出现。

为了继续获得正统性,一些开发者开始了去中心化排序器的开发如 #Trac,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方向,但我认为这仍然受限于整体框架,难以突破。

Atomical & ARC 20 

Atomicals Protocol 是另一个在 UTXO 上刻入数据实现 Token 的衍生协议。

不同于最初为 NFT 设计的 Ordinals,它从底层重新思考了如何在 BTC 上中心化的、不可篡改、公平地发行 token。

Atomicals 以比特币的最小单位 sat 作为基本「原子」,每一个 sat 的 UTXO 用来代表这个 Token 本身, 1 token = 1 sat。

当验证一个 Atomicals 交易时,只需要在 BTC 链上查询对应 sat 的 UTXO 即可。ARC 20 Token 的原子性和 BTC 本身的原子性保持一致,ARC 20 的转账的计算完全由 BTC 基础网络处理。

因此相比 BRC 20 , ARC 20 的交易对第三方排序器的需求大大降低了,极大的提高了整个系统的去中心化程度。这更贴近了 BTC 社区的文化。

UTXO 本身可以在 BTC 的交易中被组合,这让 ARC 20 代币的可编程性更好。举例,由于 BTC 本质上也由 utxo 组成,因此 BTC 与 ARC 20 的 swap 理论上只需要调换 UTXO 的输入与输出即可实现。

Atomicals  另一个关键改进,是在 ARC 20 的铸造过程中买入了 POW,铸造者必须使用 CPU 穷举计算出匹配特定前缀字符的 hash 值后,才能进行「打新」。这是一种更去中心化的公平分发方式。

Atomicals 绑定 UTXO 的设计巧妙地规避了 BRC 20 所面临的复杂度,更去中心化,更 BTC 原生,最关键是,更符合 BTC 社区的文化。

ARC 20 和 $ATOM 还非常早期,还需要等待钱包、市场的完善,但在其正统性已经占据高位。

在可能性层面,也有机会实现真正的 BTC 原生 DeFi。

目前还未经历过大规模的炒作,仍具备较大的潜力。

Rune & Pipe

有趣的是,虽然 BRC 20 脱胎于 Ordinals,但作为「异端」,一直受到创始人 Casey 的批评。

不过在炒作的大趋势下,Casey 也提出了一种专门用于发行 FT 的铭文实现方式即 Rune。

实际上 Rune 的设计可能也受到了 ARC 20 的影响,选择直接在 UTXO 的脚本中写入 Token 数据,这包含了 Token 的 ID、输出与数量。

显然,Rune 的实现与 ARC 20 非常相似,将 token 转账直接交给 BTC 主网处理。区别在于, Rune 在脚本数据中写入了 Token 数量,这让他比 ARC 20 具备更高的精度。

但同时,复杂度也变得更高,难以像 ARC 20 一样直接利用 BTC UTXO 的组合性。

Rune 的想法仅是个构想,#Trac 的创始人基于此编写了第一个可用协议,并发行了 $pipe。由于 Casey 较高的知名度,$pipe 承接了 BRC 20 延续而来的炒作热情,快速地完成了第一波炒作。

Rune 的正统性相较 BRC 20 更强,但想要被 BTC 社区接受依然艰难。

Lightning 闪电网络

闪电网络是 BTC 社区的正统性之王。从 2016 年开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BTC 生态的一半以上的开发者都在从事闪电网络的开发。

闪电网络的基础是「支付通道」,该理念最早由中本聪提出 ( 正统性 MAX),交易双方通过多重签名将 BTC 锁定,双方在链下维护账本来记录交易。

两两连接的支付通道形成了网络,不直接连接的两方也能跳转通道实现交易。闪电网络的确扩展了 BTC 转账的性能,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

最终的 BTC 的结算只能在 BTC 主网上进行,所有的 coin 依然被公私钥体系保存。

闪电网络基于密码学层面的设计,不需要升级 BTC 网络,也不要求 BTC 区块扩容,不给网络增加冗余,并严格遵守 your keys  your coins 的核心,同时网络自身的节点数量接近 15000 个。

因此虽然需要依赖大量的第三方节点进行寻路、路由、配平通道状态等链下计算,但闪电网络的正统性依然非常高。

但闪电网络的用例却很有限,仅能用于 BTC 支付,不能发行 Token,更没有智能合约功能,几乎与炒作绝缘。

虽然在 2020 年前后,闪电网络获得了一波增长,并借助 Nostr 被整个加密社区熟知,但仍未被 BTC 社区外的公众所接受。在 Ordinals 爆火后,其用量也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

清真,但是用例太少,无法承 BTC 资金,难以被用于炒作。

Taproot Assets (Taro)

实际上,闪电网络一直在尝试扩展其用例,BRC 20 的火热促使了 Lightning Labs 发布了 Taproot Assets,这着也是一个 BTC 上发行 Token 的协议。

与 Brc 20 等都不相同,Taproot Assets 仅仅在 BTC 主网的 UTXO 输出脚本中写入了 Token 的信息,没有存储这个 Token 的转账、mint 等功能代码。

Taproot Assets 仅将 BTC 主网看作 Token 的注册表,并不是完全依赖 BTC 主网运行,因此这些资产必须被存入闪电网络中才能进行交易。

因此  Taproot Assets 的 Token 必须依赖第三方的存储索引器,离开了存储索引器这些 Token 即将永远地丢失。

因此用户要么自己运行一个 BTC 的全节点和 Taproot Assets 客户端,要么完全依赖一个中心化的服务器交易 Taproot Assets Token,这可能是目前 BTC Token 协议中最中心化的方案。

由此,Taproot Assets 的打新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用户不能直接在 BTC 主网中发送交易自助地铸造 Token,而是有一个项目方地址一次性发行 ( 或者叫注册 ) 所有的 Token,然后再由项目方转入闪电网络进行分发。

因此,Taproot Assets Token 都不是通过自由铸造的方式公平分发,往往需要一个中心化的项目方进行空投,项目方本身也可以预留 token,刚刚发行的 $trick $treat 就是如此。

从去中心化角度来说,Taproot Assets 远不及之介绍的 Rune、ARC 20 乃至 BRC 20 ,但由于它由「正统性之王」的 Lightning Labs 发布,也的确没有给 BTC 网络增加负担,所以社区至少不至于反对。

是的正统性就是这么飘渺的东西,掌握话语权的「教宗」说你清真你就是清真。

但要注意的是,分发方式的变化,项目方的出现,导致了炒作逻辑的重要转变,更看重项目方的格局,无形间增加了炒作成本。

RGB

RGB 是基于 BTC 和闪电网络的智能合约系统,属于是较为终极的扩容方式,但也因为其复杂程度而进展缓慢。

RGB 将一个智能合约的状态转化为一个简短的证明,将证明刻入 BTC UTXO 的输出脚本中。

用户可以通过验证这个 UTXO 来检查智能合约的状态。智能合约状态更新,就创建一个新的 UTXO 存储这个状态变更证明。

智能合约所有数据完全在 BTC 链下,由专用 RGB 节点运行,RGB 节点本身记录着智能合约的完整数据,并处理交易的计算量。用户通过扫描整条 BTC 链的 UTXO,来验证合约状态变化的确定性。

RGB 的每一个智能合约都有单独的状态历史和数据,也就是说,RGB 本身没有链的概念,不同的智能合约状态并不交叉,这于 ETH 的智能合约共享状态不同。

要进行多 RGB 合约的交互,必须借助于闪电网络来实现,比如多个 RGB 代币的 swap 功能。

可以把 RGB 看作是 BTC 的 L2,这种设计的好处是利用了 BTC 的安全性来担保智能合约,但随着智能合约数量的增加,对 UTXO 封装数据的需求也会增加,最终也会不可避免地给 BTC 区块链造成大量冗余。

2018 年至今 RGB 仍处于开发阶段,没有可炒作的内容,USDT 的发行方泰达公司是 RGB 的重要推动者,他们一直说要把 USDT 重新大量地发行在 BTC RGB 上。

虽然 RGB 必须依赖第三方节点运行智能合约,但对每一次状态更新的 UTXO 记录,也让他成为了目前最安全最 BTC 原生的智能合约实现方式,正统性依然很强。

RSK & RIF

RSK 可以看做 BTC 的 L2,本质是 EVM 结构的智能合约链。

RSK 完全没有在 BTC 网络中写入任何东西,因此他的运行、安全性都不依赖 BTC 网络。

RSK 只是通过 hash 锁将主网 BTC 垮链到自己的链上用作网络 gas。

同时 RSK 的采用了与 BTC 相同的 POW 共识算法,因此 BTC 矿工也可以同时在 RSK 进行挖矿,赚取交易手续费 $RBTC。

可以看出,RSK 与 BTC 的关系几乎是聊胜于无,生态的联系也很少,$RIF 与 RSK 本身业务关系也不大,它的上涨充分说明 BTC 生态的炒作热情,和可炒作标的的稀缺。

Stacks & SBTC & STX

Stacks 可以看作是 BTC 的智能合约侧链。

与 RSK 不同,Stacks 有自己的区块奖励系统,gas 与区块奖励都是 $STX。

Stacks 会在 BTC 出块的 10 分钟间隙里产出多个「微块」,当 BTC 出块时,一次性将这些区块的 hash 写入 BTC 交易的脚本中。

同时,矿工要成为 Stacks 的节点,需要在主网质押 BTC 获得资格,奖励以 $STX 发送给矿工,而质押的 BTC 则分配给 $STX 的质押者。这相当于燃烧了 BTC 换取 $STX 代币,对于 BTC  maximalist,别说接受了,简直是「震怒」。

虽然再正统性上收到质疑,但不得不说,$STX 在踩准叙事上做的非常好,且拥有最好的流动性,上涨也是十分亮眼。

同时 Stacks 最近也上线了 SBTC 的网络,这其实就是通过 $STX 质押者的门限签名,在主网锁定 BTC,从而在 Stacks 链上产生 1: 1 的 SBTC 资产,用于 DeFi。

通过门限签名引入 BTC 资产的方式无需第三方桥,比起之前通过一个第三方使用 hash 锁「not your keys not your coins」的的方式,更加的去中心化,更加的清真。

SBTC 的上线,Stacks 链的升级,虽然它的正统性并不高,但这些计划似乎也在引导 $STX 进行良性的炒作。

Rollkit by Celestia

$TIA 今晚就上线了,@CelestiaOrg

作为模块化区块链的推动着,也发行过一个基于 BTC 网络的 Rollup 叫做 Rollkit,同样是把 L2 数据写入到 Taproot 下的数据中。

当然,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能性展示,目前应该无法真的实际使用。

BitVM

BitVM 是目前最 BTC 原生、最有潜力的且技术层面上最硬核的智能合约扩展方案。

在不需要修改 BTC 网络的前提下,通过 optimistic rollups 运行一个支持通用计算的 VM 虚拟机,来实现 BTC 的智能合约。

BTC 网络被用于运行 optimistic rollups 的欺诈证明,

使用最基础的 hash 锁和 BTC 脚本操作码 OP_BOOLAND 和 OP_NOT,实现了一个简单的逻辑门。

通过组合 BTC 的逻辑门,形成一个可以运算的电路,通过这个电路在 BTC 链上处理欺诈证明。

而智能合约的运行在 BTC 链下,BTC 上仅运行 optimistic rollups 的欺诈证明。

如果 optimistic rollups 出现问题,验证者可以在 BTC 网络中发起欺诈挑战,罚没直接通过 BTC 转账实现。这保证了 rollup 整体的安全性,而且对 BTC 主网来时是「可验证的」。

从逻辑门起手搓电路,可见这种实现方式非常地硬核,这有一种在《我的世界》游戏里,用红石电路手搓计算机的美感。

它完美地戳中了 BTC 死硬开发者和社区的心理,可以说是 BTC 智能合约层面的正统性之王。

虽然目前 BitVM 还是处于理论的阶段,但同时引起了 BRC 20 与 Ordinals 的炒作者,与 BTC 社区开发者的共同关注,很多人已经加入了它的开发中,预估在一年时间里可能就能推出第一版,可以预料到的是:炒作也将同步发生,BitVM 是目前我最重要的关注点。

总结

对于如上的 BTC 衍生协议进行总结,BRC 20、ARC 20、Rune、Taproot Assets 作为代币发行协议:

  • ARC 20 的实现最为去中心化,距离原生的 BTC DeFi 最近,具备较大的潜力,但目前炒作关注点不如其他;

  • Taproot Assets 背靠 Lightning Labs 实力也很强,但由于分发方式的改变,在炒作思路上会发生变化,更注重项目方的格局;

  • 而 BRC 20 有最多的 BTC 社区外的受众,从短期炒作角度来看是不错的选择。

  • 对 RGB、Lightning、Stacks、BitVM、RSK 这些 BTC 扩展协议来说:

  • Lightning 是当之无愧的正统性之王,不过炒作只能基于上述 Taproot Assets;

  • RGB 虽然看起来「清真」程度很高,但却迟迟无法发布,难以炒作,没人关心;

  • RSK 与 Stacks 严格说并不是 BTC 原生协议,仅因为占住叙事且流动性好,变成了 BTC 杠杠的好标的,SBTC 的推出也不会真的带来什么生态;

  • BitVM 吸引了炒作者与 BTC 社区双方的大量关注,是目前最有潜力实现 BTC 生态的协议,但是需要等待,其中也不乏炒作机会,可能是最大的 alpha。

给上序协议基于「清真」排序,分别是:

Lightning > RGB >  BitVM > Atomicals > Rune > TaprootAssets > BRC 20 > RSK > Stacks

最后

在国债利率高达 5% 的加息周期下,转 POS 的 ETH 作为生息资产的日子并不好过,而有着 pow 原始价值支撑的 BTC 显然更加吃香,ETH/BTC 的汇率持续下跌。

ETH 的智能合约平台的地位却并未被撼动,我们依然主要在使用 ETH 智能合约实现的 DeFi、Gamefi 等复杂应用。

但与此同时,BTC 的衍生协议(乃至智能合约协议),正在迎头赶上。

虽然看起来这些协议原始、古老、麻烦和难用,但这依然是历史性的发展机会,BTC 的技术已经积累到足够更进一步,而社区也在逐渐开放,开始接纳衍生的创新。

背靠巨大的开发者基础、资金与关注度,潜力可能远高于任何其他的领域。

会不会在某一种未来里,使用 BTC 智能合约会超越 ETH 的智能合约?

原文链接

相关推荐